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俏美秘书极淫蕩

^_^以下图片仅供狼友欣赏,图片上水印网址都是有病毒等,请勿尝试打开!

      

「金先生,」耳边传来白雪姬美妙甜腻的娇音:「今天下午你派人送来的样品……」

「样品有问题?」

「嗯……,你来看了就知道,我在家等你。」

「白小姐,不如我们约个地方……」

「哼哼哼……。」白雪姬神秘地轻笑,挂断了电话。

「雅诗」公司是一流的丝袜销售商,此次,「雅诗」向我「金凤」进购一批价格相当昂贵的丝袜。上午在谈判桌上,我已经和「雅诗」董事长,美丽的丝袜公主柳慧如见过面,并同意下午送一批样品到对方公司检验,想不到黄昏时候接到了「雅诗」董事秘书白雪姬的电话。

半个小时后。

白雪姬的单身别墅,门铃响过,象牙般的大门打开了。

白雪姬一身秘书装婷婷玉立在门内。

「金董,请。」话语中意似送来一缕温馨的香气。

她大约二十四五岁,属于极俏美的类型,容颜清美,身段如魔鬼一般,一头披肩长髮略带波浪般的微卷,显微褐色,高高的鼻樑上戴着极细的金丝眼镱,一副娇滴滴的模样,既像莲花洁净又像牡丹娇贵,这样美丽而充满书卷气的秘书实在少见。

「白小姐,一个人住这幺大的别墅,够气派了。」

「金董别取笑,这哪算得上气派哪。」白雪姬嫣然一笑。

她侧身让我进去,显得很正经,眼神中却有着狡黠。

一进门,她立即从背后抱紧了我,双峰压背,一双玉手意然隔着裤子抓住我的肉棒。

「金董好雄伟哟。」

她十根纤指轻轻撩拨,居然让我的肉棒挺了起来,她是柳慧如众多秘书中极美的一个,想必已为柳慧如诱惑了不少客户,床上功夫自是非常出色。

白雪姬双手握住我的肉棒,胸前两座喜马拉雅山柔柔地压着,旋转来回,上下贴压,极为淫蕩。

「白小姐。」我轻轻挣脱她的温柔束缚。

「嗯?~~~。」她秀口吐气如兰,吹在我颈上:「我要你让我欲仙欲死~~~」

她的手继续撩拨着我的肉棒,那肉棒也继续变长变大。

「到沙发上去吧。」我缠不过这美女,想藉机摆脱她的束缚。

「好呀。不过,别想跑啊。」

我刚在粟鼠皮的沙发上坐下,她就一个子扑抱下来。「唔----。」

胸前特大的乳房压到我脸上,hhhbook.c性爱小说:zy9txt.comom双臂抱紧我的头,羊毛针织套头衫特有的温馨柔柔地扑面而来。她双腿张开,隔着衣物,把阴门的部位压到了我的肉棒上。

「啊~~我下面好酸,好痒啊!」

她狂浪地旋转着腰臀,那阴门的部柔柔地压在我肉棒顶上,隔着光滑的绸质紧身裤,不断地摩擦。

沙发对面有一面大镜,镜中我的看见她那狂蕩的丰臀旋转着压制我的肉棒,不由得一阵慾火升腾。

我双手抱紧她的大腿,就着这姿势,疯狂地挺进着,一下一下快速地摩擦,那竖起的硬棒隔着裤子对好有所触动,便也迎合得更疯狂。

「啊~~~~啊~~~~好舒服,好解痒,啊~~~~。」

她很会叫春,那呻吟声极富感染力。

我抓着她的手手臂,强迫着换了个姿势,她背对着我,双乳被我从后面抓住揉搓,她的双手,则倒扣过来围住我的腰,下面的的动作,彼此共同完成。

「啊~~好爽,这声音好爽快!」她说。

丝绸间摩擦的「丝丝」声,滚烫着并放出电火花。

一会儿,她双手围不住了,我便抓住她的手臂,让她的身体俯下去,在我的挺进下一下下律动,那鬆软的卷髮垂了下来,遮住了她的脸,秀髮翻飞。

「啊~~~~啊~~~~啊~~~~。」

她很会製造假高潮,能造得很完美动人,但这类美女遇上真高潮时,样子肯定难看之极,美女的难看,有趣之极。

「我……我要洩了啊~~~~啊~~~~,来了………」

她的大乳房在套头衫里跳动,大弯月的耳环噹噹响。

「金董,上床去,我……我顶不住了。」

「好了。」我放开她,「到此为止。」

我把她放在沙发上,表情冷漠。

「为什幺?」她撩着有些絮乱的髮丝,一脸疑惑。她蛇一样缠向我:「我不够性感幺?我们刚才还玩得很开心的。」

「说说柳慧如的条件吧。」我冷冷地说。

「好吧。」她长长歎了一口气,「柳董要我和你上床,然后用录像带要胁你。」

「可惜你失败了。」

「你怎以这幺肯定呢?嗯~~」她轻佻地刮了我的脸,一股暖暖的馨香又扑面而来。我便想起了她用大乳房压住我时,那异样的感觉。

我起身欲走,却被她温柔地按住。「不想看看我的精心布置幺?」

她挽着我进房去了。

房里灯光明亮,色调舒缓,任何细微景物都纤毫毕现。「白小姐,你很自信哟。」

「当然。这样的灯光,能使的的美尽情展现。」她有点傲慢。我便坐在那精心布置过的床沿,看她怎幺表演。

但见白雪姬缓慢地迈着狐步向我走来,极有节奏的音乐随之响起,她一边旋转着,一边脱衣,每旋转一圈,便有一件衣物褪下来。

剩下针织的套头衫了,原来是无袖的,她却并不脱掉,一扬手,做了个跳水的姿势,任那腋下浓密无比的柔丝完全曝露出来。她高举着手,昂首旋着肩,傲慢地迈着步子向我走来,她一身肌肤欺霜傲雪,人如其名,白雪般的美姬!

星眸狐媚地射出性感的光芒,丰满的红唇离我只有半尺,她吐气,芬芳如兰,然后她跨坐下来,大乳房逼压上来,狠狠地摀住我的脸,同时,一双手拉下我的裤子,双手套弄着我的肉棒。

「唔,唔,我喘不过气来了。」

「就是要你喘不过气来,你才会记住我。」她野蛮地把大乳房窒息得更紧。

白雪姬狐狸般的妖媚终于撩拨得我受不了了。

「好了,好了,我投降。」

她停止了动作:「愿意啦?」

「唉!谁让我碰上你这只狐狸精。」

她吃吃地笑着:「狐狸精有我这幺漂亮吗?」

「狐狸精不但没有你漂亮,更比不上你风骚哩。」我调侃说。

「你现在才知道我风骚呀,哼,今晚你注定要被我风骚死,你知-不-知-道!」她双臂揽住我的头,大乳房逼上来,很是居高临下地说。

「现在,让我先看一看你这骚狐狸的胴体。」

「好吧。」她依依不捨地放开我,躺到锦被上。

「我要开始吻了。」

「想吻哪里啊。」她迷濛地半闭眼,双手向后举起,像做个跳水的姿势,「我倒要瞧瞧金大董事的床上功夫。」

她的样子像极了将要跳水的伏明霞,我轻扑上去,抱住她胸腋之间,先吻她浓密又蓬鬆的秀髮,「论床上功夫,我哪比得个白小姐啊。」

「所以,你今晚逃不出去了。」

「白小姐这样销魂,我怎幺捨得逃了出去?」

她听了咯咯大笑,肆无忌惮。

我吻她好看的眉,弯弯的眼,玉鼻,粉颊,还有最吸引我的,那萍叶一般的唇和唇边那粒撩人心魄的黑痣。

再往下,我隔着镂花的白色套头蕾丝内衣叼住了她鲜红的乳头,她美腋的幽香让我癡迷。

「啊~~!」她轻声喘气:「真会选地方。」

我轻轻地用牙齿咬着那乳头,叼起来,轻轻一拉,再鬆口,那丰满的大乳房就弹动起来了。我乾脆掀起她的蕾丝内衣,直接地用嘴吮吸她的乳头。

「噢……。」她被弄得粉脸通红,一副慾火难耐的样子。

接下来,我开始吻她由于双手后举而曝露出来的有着浓密柔软腋毛的美腋,那雪白的腋下,贴着肌肤长着密密的美丝,有一股成熟女性特有的气息钻入我脑袋,我停止了动作,或者说我静息了,有绵绵的魔力遍绕了全身,浸润了肉体和心灵,一阵又一阵的体香拂了过来,曼着让人心酥的香,间隔是半刻钟的久,犹如缺氧的我,深深地吸了一BBIN电子游艺→数字大转轮,点击进入口,又焦渴地等待着那新美的芬芳。

我向下吻着,直到她柳腹之下,白雪姬坐了起来,半跪着,「你喜欢就来吧。」

我躺了下来,把头伸入她两腿之间,似雾非雾、似烟非烟,那阴门如梦幻般地呈现眼前,那迷迷濛濛的、像刚下过一场春雨的暖湿感觉在瀰漫,薄薄的耻毛形如蝴蝶的薄翅,随她的呼吸翩翩飞翔……

我游遍了她的凤处,用舌尖寻觅着,香气扑近过来,清纯,淡雅而又醇厚的女人味,如同酿了二十四年的陈酒,香气袅袅娜娜,芬芳和温馨。

我喜欢她那羞耻与淫蕩交织的表情,那因最隐秘的凤处被人尽情欣赏舔玩而飞上颊的薄晕,那因性慾被舌尖撩拨而无法摆脱的焦急。

「接个吻好吗?」我说。

我吻向她的花唇,嘴唇和花唇的接吻,我像吻一位美人一样吻它,舔开她萍叶一般,舌头伸进去,舔着里面的嫩肉。

「啊~~~~好痒~~~~不要,啊,好痒啊~~~~。」她扭动着娇躯却始终无法摆脱那股奇痒,那关键部位被我吻住不放,不论她怎幺扭摆都逃不开去。

我用手指轻轻按揉她那粒鲜红欲滴的「风流豆」,她战慄着,和多数年轻女郎一样,那是她最敏感的地方。

「不要,不要动那里,啊~~~~,再动我就要……就要……」

「放鬆,鬆弛下来。」

我用手指揉着她阴门四周的肌肉,让它们鬆弛下来,慢慢地揉,同时吮着她的花唇,用力地吸着,用舌头探进去,协助那湿润得水雾迷濛的阴门渗出淫水。

这更引发了她的尿感。「啊~~~~,我要忍不住了……」她紧紧地抓住床栏。

我离开她的花唇,改向用舌尖挑逗她「风流豆」,两根手指却慢慢地刺进她阴肉里,用力地旋转挖抠。

她忍无可忍地扭动迎合:「啊~~~~啊~~~~啊~~~~啊~~~~啊~~~~啊~~~~」她像性交时迎合肉棒那样,前后上下地耸动着,还不时旋转着腰肢揉压着我的脸。这时的呻吟叫得相当有力度。

我用齿轻轻摩擦她的「风流豆」。

「嗯!嗯!嗯!……我实在,实在忍不住了,哇……」

我感觉那阴唇里一股强劲的液体要喷涌出来了,急忙抽出手指。

「啊~~~~好舒服啊~~~~,噢~~~~。」白雪姬浪叫。

那阴门四周强健的耻骨肌把春水喷泉似地强烈地喷出,一蓬水雾星星点点喷珠溅玉地洒在一米远的床单上,溅了我一脸。

「噢~~~~」她咬着唇,无法控制那淫水的狂射,却享受着释放的乐趣,淫水喷在她浓密的阴毛上,像点缀在草丛里的露珠。

我得意地舔着那芳草地中央两片晶莹的阴唇,许多美女都缺少射阴精的功夫,想不到这次潮吹居然这样成功。

「我的花唇香吗?」白雪姬吹着空气问。

「香。」

她让我坐上高高的床头,然后跪在床上,脸对着我的跨下。

她说:「冰火二重天,怎幺样?」

她从床边的化妆台上拿出一排不脱色口红:「要哪个颜色?」

「我喜欢妖冶一点的。」

她选了支猩红,很有亮泽的那种,然后,她涂了口红,又问我「喜欢现在这个眼影幺?」她上的妆很好,淡紫色眼影衬着她雪白的肌肤,仿製有点迷濛。

她补了补妆,开始给我「吹箫」了。白雪姬柔柔润润的唇吹着香气,张口含住了龟头儿,舌头在上面转了两圈,就离开了,她用手捏着肉棒,提起来,嘴唇就在棒下吻着,,舔着柔软的骚袋。

她饶有兴趣地专注着玩弄两只肉蛋,用嘴含住了又吐出来,开始是一只,接着是整个阴囊,她把骚袋完全「吃」在口中,合着嘴唇轻轻拉伸,拉到一定限度便突然鬆口,一大团肉便弹了出来。

强大的肉棒竖在她玉鼻前,她便深深吸着那气息,她摆弄着肉棒,让那大茹头在她美丽的容颜上到处流浪,时而插入耳鬓髮丝中,时而直挑眉端,时而和她香腮接吻,时而又被朱唇虏获。

接着,她竟用一双玉手夹住肉棒套弄起来,时紧时慢,时缓时急,同时纤指轻轻揉捏起睪丸来,「轻拢慢捻抹复挑。」灵活的纤指、晶莹剔透的粉红色指甲时而握住肉蛋轻轻摆弄,时而在龟头上轻轻摩擦,指甲掐入阴曩鬆软皱褶的皮肤中,马眼不断有透明液体渗出,白雪姬轻柔地为我舔去还回味悠长地闭上眼,用手随意拢了拢乌黑的长髮。

演变到后来,她完全把我的肉棒含入口中,那棒头已深刺进喉咙,口与喉之间那变化的曲度让我的肉棒感到无比刺激。

「唧咕…唧咕…唧咕…唧咕…」

她用力地套合着,不断地做着深喉,那感觉比刺淫阴门还要激烈,口腔里的唇肉比阴门的还要柔,嘴唇能比阴唇噙得更紧,里面还有银齿轻咬,舌尖轻撩。

她忘情地套合,唇边流出丝一般的涎水。

我双手轻抓着她的乱髮:「慢点,慢点。」我的棒在这冗长的口交中开始抖动了,她的涎水在这抖动中一丝丝从唇边滴下来。

我控制不住,捧着她的脸,主动地抽刺起来,由于她的迎合,和这奇妙的姿势,使我很省力地做着抽刺动作。前进的撞击,撞出白雪姬胸前阵阵波浪,阴曩拍击她下巴的肉击声也相当响亮。

「我要射了。」我叫道。

她慌忙停止了,抽出棒来,喘息道:「不要,不要,最后才给你颜射,现在才刚开始呢。」

我眼看就要射在她美丽的脸上了。

白雪姬慌了,好几次都拿错,最后才终于拿起床边準备好的冰块。

冰块彻心的寒气逼将进来,把我的棒冷却下去,白雪姬拿着冰块替我四下按摩,直到那棒变成零度,像冰一样坚挺。

「白小姐的吹箫技术果然厉害。「她轻轻一笑:「接下来,我们玩点花巧一点的,不要太快结束哟。「她放下冰块,拈起一缕冰丝缕花的超薄丝袜。

玉指撑开袜口的蕾丝,轻轻地把我的棒套进去,为了防止脱落,她又用束髮的纱巾在肉棒要根部打了个不鬆不紧的蝴蝶结,她用丝袜把我的棒套住了以防止我们玩性游戏时走火。

「我们是爱情的蝴蝶。」她说。她把音响调好。

「双飞蝶,玩过幺?」她问我。

「没有。」

白雪姬半弓着裸体,伏在被子上:「来,从后面。「我骑跨上去,双手从背后抓住她的乳房,那肉棒顺着那优美的曲线轻轻滑入。

「你下面的唇也跟上面的一样妖冶吗?」

「更柔更厚。」她柔媚地说。

我的棒已经顶住了她的阴唇,却迟迟不刺进去,白雪姬早已忍不住了,姣劲上来,一咬银牙:「嗯哪。」

整个臀部缓缓套了进去。

「哇,果然好柔。」我舒服极了,抱着她的臀部:「哟,还会咬个。」

「呸!你才会咬人。」她娇嗔,「得了便宜还卖乖。」

她翻身,把我压在身下,她高高地耸起,乳房娇挺,神情陶醉。

《化蝶》的乐声响起,是悠扬的二胡拉奏,我便随着旋律抽拉着。

「啊~~~~~~啊啊啊啊啊啊------啊~~~~~~~啊啊啊啊啊啊---她呻吟着唱着。

低头看,那肉棒上的蝴蝶结翩翩起舞,随着她的迎合,她薄薄的耻毛也似一只蝴蝶在曼妙地舞动,两只蝶乍分乍合,难捨难分。

白雪姬美妙的阴唇紧夹着肉棒,那冰丝袜上的缕花浮点摩擦着里面的嫩肉,擦得她不断地渗出水来,淫水顺着肉棒流过来再随着一下一下的抽动甩了出去。

我抱着她换了姿势,她半趴半跪着,一条玉腿被我架在大腿上,肉棒从后面侵入深插凤处。

她如癡如醉地半闭着媚眼连连娇喘,不断扭转翘臀来配合我一下接着一下的狠狠硬干,淫蕩的阴唇用力向里吸吮着粗长的肉棒,阴门中那前所未有的充实感让她有一种无法言喻的快感,每当花心被肉棒摩擦到,她就娇吟大叫,好像要让全世界人都知道她是如何畅快舒服。

「啊……我要飞起来了,啊~~啊~~,嗯……好解渴,她舒服啊~~」

她浪蕩得不成样子,淫叫着对我说:「啊~~啊~~你知啊~~道吗?我,啊~~啊~~我爱死你啊~~啊~~爱死你这根大肉棒了啊~~啊~~啊~~啊~~」

她快活和叫着,得意无比。

我便狠狠地干她,用力抓她的双乳,弄得她连声求饶「哎哟!饶命,饶命,奴婢下次不敢了……」

又翻了几个销魂花样后,她开始主动地套压,起坐交替,最后竟骑跨上来,咬着银牙,用力地套合。

那絮乱的秀髮不时垂下来,她便时时抽空撩着髮丝:「感觉怎幺样?想射了吗?」她耸动着喘气说。

我笑笑:「还早呢,套着丝袜,我能干通宵。」

「啊~~。」她惊呼,「那还要干很久噢。」

「直到把丝袜干穿。」

「干吧,用力啊,呃~~」

我用力地挺着,越抽越快。

「啊~~啊~~啊~~快呀!爽死我了,用力呀,顶进去,顶进去呀~~啊~~浪穴要飞起来了,啊~~啊~~啊~~啊~~啊~~,哇--」

渐渐地,她阴门四周的肌肉完全鬆弛下来,用力一顶,就刺得很深。

「我快来了,来了,啊~~」她紧握着我的手,颤抖着,我又用力地挑刺了几下,她鬆弛的肌肉开始缩紧了,我知道她立即就要到达高潮的临界点。

我停止了抽刺,慢慢把肉棒摇出来,并不急着让她高潮,特地让她享受这临界点的舒畅。

她飘飘欲仙地娇哦着。

我用力地猛刺一下,再把肉棒拉出,龟头向前一挑,曼妙地擦过「风流豆」。

「啊------」

她一声长号,双手紧紧抱住丝被,娇躯狂扭,我放开她,看着她高潮的淫态。用双手抓住她乱蹬的长腿,强分开来,看她阴门处高潮的情形。

「啊……哈、哈……哈。」她喘着气,柳腰起伏不定,那阴门四周的肌肉强力地收缩着,蝴蝶样的耻毛散开合拢,衬着那雪白的肌肤,像极了一只黑色蝴蝶在雪地上飞舞,翅膀一扇一扇地把人带入销魂一次,她便娇吟一声,那雪原一般的玉臂也在这强烈的颤抖中被带得起伏不已。

那有力的颤动渐渐弱下去,频率也慢慢减少变得相隔许久才颤动一次,直至完全平息,耗时几近一刻钟,高潮过后,她显得略有疲倦,神情慵散。

然而今夜的浪漫才渐渐进入佳境。

我不住地吐着热气,而白雪姬则长长地舒着气,带着「丝丝」的极舒服享受的声调。我们浸在整池的冷水中,水里漂浮着冰块,我手里拿着一大块冰,在她玉体上游走擦拭。水面上寒气升腾,整个浴池飘散着玫瑰花的香气,那香气在寒气中变得一缕一缕,一经意间才可闻到。那浴池上方,竟布置着一袭冰绡帐幕,在这帐幕之中戏水嬉春,当真是妙趣横生。

不多时,白雪姬全身便又恢复了活力,那一头秀髮也已湿透,失去了蓬鬆,她容貌本就清美,此时更显冷俏。

她清声道:「行了,我们上去吧。」

换上一池热水,我们又躺回池中,此时她的双眸不再迷濛,而是一派清彻,水光流转。我轻轻在她脸颊上吻了一下,她万种风情地望着我,欲言未言,却又把头依在我肩上。

我的手摸着她大腿,那丝袜质地如绢,湿水之后更是柔滑,那原来隐隐约约的暗花,这时也清晰地呈现出来。

「这款丝袜……」

「这不是是金董的样品呗。」白雪姬微笑着。

「嗯,这是花颜的设计,我也没细细品味过,想不到质量这样好,刚才这幺激烈都没有鬆下来,穿上去感觉怎幺样?」

「就像没穿一样。」白雪姬一停,脸上有种狡黠的表情:「金董,要不要试一试。」言语中有很强的诱惑。

我尚未回答,她已荡开去,靠在水池的另一边,池水一阵蕩漾,她的一只玉脚,已经台了上来,搁在我肩上。

我心头一漾,不禁抚摸起这只脚来,她纤巧有致,合乎比例,稜角分明,气质清美有余而温润不足,譬如一块浑成的玉石,未经佩戴而少却PT电子游戏→极地冒险,点击进入了光泽。

我并不回应,仰面倚在浴也的台阶上,白雪姬冰雪聪明,立时会意,盈盈伏首下来,蛇一样的手从水底把我的肉棒叼起来,那阴囊还在水下,整根肉棒却已昂然水面。

「嗯哼、嗯哼,嗯哼……」她眉头轻皱又轻舒,显得既痛苦又欢愉,那阴门每颤动一次,她便娇吟一声,那雪原一般的玉臂也在这强烈的颤抖中被带得起伏不已。

那有力的颤动渐渐弱下去,频率也慢慢减少变得相隔许久才颤动一次,直至完全平息,耗时几近一刻钟,高潮过后,她显得略有疲倦,神情慵散。

然而今夜的浪漫才渐渐进入佳境。

我不住地吐着热气,而白雪姬则长长地舒着气,带着「丝丝」的极舒服享受的声调。我们浸在整池的冷水中,水里漂浮着冰块,我手里拿着一大块冰,在她玉体上游走擦拭。水面上寒气升腾,整个浴池飘散着玫瑰花的香气,那香气在寒气中变得一缕一缕,一经意间才可闻到。那浴池上方,竟布置着一袭冰绡帐幕,在这帐幕之中戏水嬉春,当真是妙趣横生。

不多时,白雪姬全身便又恢复了活力,那一头秀髮也已湿透,失去了蓬鬆,她容貌本就清美,此时更显冷俏。

她清声道:「行了,我们上去吧。」

换上一池热水,我们又躺回池中,此时她的双眸不再迷濛,而是一派清彻,水光流转。我轻轻在她脸颊上吻了一下,她万种风情地望着我,欲言未言,却又把头依在我肩上。

我的手摸着她大腿,那丝袜质地如绢,湿水之后更是柔滑,那原来隐隐约约的暗花,这时也清晰地呈现出来。

「这款丝袜……」

「这不是是金董的样品呗。」白雪姬微笑着。

「嗯,这是花颜的设计,我也没细细品味过,想不到质量这样好,刚才这幺激烈都没有鬆下来,穿上去感觉怎幺样?」

「就像没穿一样。」白雪姬一停,脸上有种狡黠的表情:「金董,要不要试一试。」言语中有很强的诱惑。

我尚未回答,她已荡开去,靠在水池的另一边,池水一阵蕩漾,她的一只玉脚,已经台了上来,搁在我肩上。

我心头一漾,不禁抚摸起这只脚来,她纤巧有致,合乎比例,稜角分明,气质清美有余而温润不足,譬如一块浑成的玉石,未经佩戴而少却了光泽。

我并不回应,仰面倚在浴也的台阶上,白雪姬冰雪聪明,立时会意,盈盈伏首下来,蛇一样的手从水底把我的肉棒叼起来,那阴囊还在水下,整根肉棒却已昂然水面。

她轻轻按下去,使它与水面齐平,然后妖媚地一笑,那美眸一眨,飞来一个媚波,便伏下头去,那香唇又含上了肉棒。

我闭眼享受着,分不情是水的柔软还是她的柔软,她慢慢地收紧,又放鬆,製造着旋扭的效果,直弄得我跨间水波翻腾。

她深吸一口气,整个头便沉入水底,蛇精一般舔弄我的小肉丸,屁眼儿,暗潮汹涌,水面泛起菊花心。

她的嘴在水底下拚命套动着,秀髮散开来,在水下飞扬……

猛地,她一抬头,大口喘着气,同时又飞来一个媚眼儿。

丁香舌儿轻转,薄薄的唇儿紧噙,那种极度的快感让我再次起了射精的冲动。

我急道:「咬我,咬呀!「她却忽然住了口,浮上水面,一脸的媚笑,伸出玉指用指腹捏住肉头儿,尖尖的水晶指甲细细地在肉棒上划了几下,把那射精的冲动消解了。

出浴后,擦乾了身子,略略吹乾了头髮,我们又躺回床上,我要她伏在被褥上,拱起雪臀,然后掀起浴巾……

她的菊花蕾散了开来,恰如一朵盛开的玉菊,只是菊花蕊上被一条粗黑的蛇钻入了,那蛇钻入方法极特别,进一寸便退半寸,再进一寸,再退半寸,这却不是技巧,而是直肠和肛门括约肌的自然排出性。不多时,蛇根的黑草便贴到玉菊上了,衬着那雪臀的光滑。

她俏脸赤红,出着细细的汗,那声音细得恍若灵魂出窍:「这里还是第一次呢。」

她的雪臀慢慢地旋着圆圈,刺在菊花洞中的肉棒跟着画着圆圈,,享受着这妖异的感觉。

我揉着她的大乳房,柔声问:「感觉怎幺样?」

「淡淡的,只感觉在动。」

我是从背后跨着她的,而她则抱着厚厚的被堆,被堆也是雪一样白。我抱着她肉感的裸背,那深刺的包裹感觉引发了再无法抑制的射精冲动,我激动地厮磨着她的裸背,那秀髮撩动,带着幽香的玫瑰气息。

我慢慢把肉棒抽出,挺将起来,让那肉头儿贴着丝袜在她白雪一样的肌肤上到处流浪花,沿着那脊背的凹处一直滑到秀髮深处,在她腰臀间流浪,到她容颜上摩擦,到处亲吻着她的美。

「要射了幺?」她轻声问。

她温柔地把肉棒埋入乳沟深处,这里是她最温柔的地方,两颗丰满的大乳房球一样挤压着肉棒。

那肉棒再坚强也忍受不住这样的温柔侵袭,射精前,我特意把棒头抵在她唇角那粒美人痣上,那张浴后的素脸乾净无比,她用舌头滑过冠沟。

肉棒终于一昂一昂地把精液射到她脸上,直冲上眉梢,射进秀髮中,或打在脸颊上溅了开来。

「啊…………」她快乐地轻咬我的肉丸子。

又一次沐浴之后,她带着性交之后粉红的脸颊特有的神采枕在我厚实的胸肌上,双臂倒扣着我的脖子,我嗅着人妻少妇:zy9txt.com她美腋的香气,双手罩在她乳房上。

「满意幺?金董。」她娇柔地说。

「当然,宝贝。」

白雪姬实在是极风骚够肉感,性交趣味确不逊于白蕙。

「柳董的录像设备精良,这部片子一定会有极好的销量。」我开玩笑说。

「你忍心让这幺多人看到我……」她娇嗔着,把头埋进我的胸脯。

我轻揉着她那极丰满的大乳房,说:「柳慧如要什幺?要我白送那批袜子?」

共1条数据 当前:1/1页 首页 上一页 1 下一页 尾页 

Back to Top
v>